论语

[:zh]八佾第三 子曰:“《关雎》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” 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 凡事要有度 借《诗经》中的《关雎》,提出哀乐要有所节制,体现儒家的中庸之道。在他看来,男女情爱是很正常的事儿,但是情感的表露应当以礼节之,不应过分快乐或哀伤,要把握好自己在情感上的尺度。 不管时代如何变化,人的性情基本没有变化,正确控制和表达自己的情感是一个具有永恒性质的话题,所以孔子的这个观点仍具有极大价值。他提醒我们,做事时要控制情绪、保持理智,言行应该把握好分寸。否则,很有可能乐极生悲,对自己造成不利。 人们所表现出来的情感,不但要具备道德上的纯洁性和崇高性,还应时刻保持着理智,这样才算完美。也就是说,凡是都要讲求适度,以中庸之道处理情感与理性的关系,才能将事情做得臻于完美。       如何对待过去的错误与失败 哀公问社于宰我。宰我对曰:“夏后氏以松,殷人以柏,周人以栗,曰:使民战栗。” 子闻之,曰:“ 成事不说,遂事不谏,既往不咎。” 不纠缠对过去的错误和失败,能使人放下包袱,轻装上阵,以轻松的心态面对未来。倘若将过去的错误或失败时时挂在嘴边,是做不好事情的。所以对于一些木已成舟的事情,多说无益,无需再去浪费时间。 在面对过去的失败之时,应该进行必要的检讨和反省,以免在今后的道路上一错再错。我们不能对过去的错误一点也不说、不讨论,应该积极“内省”,只有通过反省,我们才能完善自己的人格。  [:]